国家公务员考试网 地方站: 临沂 日照 潍坊 烟台 东营 枣庄 青岛 济南 更多
您的当前位置:山东公务员考试网 >> 行测资料 >> 判断

济南“淘粪工”的苦乐年华:不怕累就怕被瞧不起

发布:2009-11-05    来源:山东公务员考试网 字号: | | 我要提问我要提问

济南"淘粪工"的苦乐年华:不怕累就怕被瞧不起

 

时政热点:时隔27年之后,济南再次招聘"淘粪工"。连日来,社会各界谈论这个热点的同时,也逐渐将目光的焦点汇聚在了城市"淘粪工"这个群体上。

 

抛开"事业编制""月薪三千""大学生报考"等众多的躁动与喧哗,城市"淘粪工"目前的生存状态究竟如何?这份职业究竟需要怎样的能力?从事这份工作会得到些什么?承受些什么?69日,记者来到了位于匡山附近的济南市城肥清运管理一处,感受这个群体的苦与乐。

 

济南27年首招"淘粪工"

 

刚工作时有半年"矛盾期"

 

69日下午2点,太阳若隐若现,天气还是有点热。

 

济南槐荫区济齐路的一栋居民楼前,纪永强正和同事们清理居民化粪池。老纪站在池前,先用铁钩将井盖掀起,然后将大橡皮管子放到化粪池里,接着按下车上的一个开关……橡皮管子足有百十斤重,要双手环抱着才能插进化粪池。不一会儿,他就累得大汗淋漓。

 

平头、圆脸、敦实的身材,配上1000多度的近视眼镜,济南市城肥清运管理一处47岁的老职工纪永强,一眼就给人留下憨厚老实的印象。平时,大家伙都亲切地称呼他“眼镜老纪”。作为一名“淘粪工”,他已有29年的从业经历。

 

2002年以前,纪永强负责清挖济南槐荫区南大槐树、道德街的400多个庭院的旱厕;2002年至今,他干的仍是老本行,只不过是从“挑粪的”升级为“抽粪的”。

 

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质,纪永强养成了一个特殊的习惯——即使是零下十几度的天气,他回家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洗澡。工作服也是每天必洗。“所以,我们家的水费一直是全楼最高的。”纪永强笑着说。

 

“特别是夏季阴天的时候,味道格外重,一般我们都不坐公交车,怕乘客反感。”纪永强所在单位的负责人李开玉说。

 

纪永强坦言,20世纪80年代刚工作时,自己曾度过半年的“矛盾期”。“当时心里面很煎熬,太累、太脏、太辛苦,很想辞职不干。”当初,和他一起进单位的不少同事,有的开始“离队”。“90年代以前,就已经有三分之一的同事或者调走或者辞职离开。”

 

那股味熏得人直掉眼泪

 

198012月底,18岁的纪永强懵懵懂懂地进入了济南市匡山肥料厂(现名为济南市城肥清运管理一处)。“当初的心情还是比较高兴的,因为自己从此就成为吃‘皇粮’的了。每个月发33块钱工资,还有49斤粮票,可以按照73的比例购买细粮和粗粮,这在当时的济南算是中等水平了。”

 

高兴劲没过两天,纪永强就感到难受了。“那股味直往鼻子里钻,熏得人直掉眼泪。”回忆起当时那种情形,他的表情显得很痛苦。

 

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,纪永强单位所辖的市中区和槐荫区,大约有6400多处旱厕,每天的工作强度很大。“天没亮就出发,天黑了才回家。4吨的挖粪车,每天出车两次,每人一共要挑30多挑粪,累得腰酸背疼,肩膀都给磨肿了。”

 

“你当时为什么没走?”记者问。纪永强说,除了老职工的精神鼓励之外,他还有现实的考虑。“选择这份工作可以把我的户口从淄博农村迁出来;况且,比起当时没工作的人来说,我这还算是有一份比较安定的工作。”

 

李开玉告诉记者,近年来,随着城市改造进程的加快,市中、槐荫两区的旱厕已经减少至1000多处,当年二三百人的挑粪队伍,如今已经减少至80余人。相应的是,随着高楼大厦的节节拔起,又产生了11000多个化粪池。

 

记者从济南市环卫部门获悉,目前省城还有1万多处旱厕,近3万处化粪池,650余名城肥一线职工。

 

过了这么多年,还有些自卑心理

 

李开玉说,尽管过了这么多年,这些平均年龄50岁以上的“淘粪工”,还是多多少少有一些自卑心理。“和别人坐在那里一说话就头大,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,好像低人一等似的。”

 

纪永强的儿子今年22岁了,对于辛苦工作的父亲他很敬仰,但是对于父亲从事的这份职业他一直不敢正视。 “小时候,孩子在学校,同学问他父亲是干什么的,他就胡编,一会儿说我是开车的,一会儿又说我在环卫局。”纪永强说。

 

“一个职工是开抽粪车的,有一次顺路要开车去学校接儿子,他儿子听到这个消息后,赶紧给家里打电话,让妈妈转告爸爸,千万别去学校门口接他。”

 

张兆海是济南市城肥清运管理二处的一名老“淘粪工”,干这行已经有近30年了。回忆起当年的情景,他说了一句:“苦点累点不要紧,就怕人家看不起。”

 

当时,20多岁的张兆海到了娶媳妇的年纪,连续5个对象都因为工作跟他吹了,张兆海请了假,一连几天没去上班“当时真不想再干了,在农村都没这样过”。经过了几次挫折之后,才最终找到了媳妇。

 

“我们这个群体,大部分是从农村找的对象。”城肥一处老队长王树顺说。

 

“这些年来,政府和社会各界对‘淘粪工’这个群体,确实给予了很大的关心。”济南市城肥清运管理一处处长胥长海说,纪永强2006年获得了“富民兴鲁劳动奖章”。 记者了解到,近年来多位“淘粪工”获得省、市劳模荣誉称号。

 

5年后将迎来退休高峰期

 

一根扁担、两只木桶、一个木勺,这是上世纪80年代“淘粪工”的主要工具,在系统内部,大家都形象地称为“1007”部队。

 

如今,随着大量城中村的形成,环卫局接管的郊区更多了;现在环卫工作正逐步实现科技化,可是在机械化设备进不了的小街小巷,依然需要人工挖粪;市区很多年久失修的冲水公厕管道老化、破裂,这需要与旱厕一样的清理方法,“淘粪工”们肩上的担子还是很重。

 

5年过后,将迎来老‘淘粪工’集体退休的高峰。”济南市城肥清运管理一处的杨金平副书记说。

 

在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不少老“淘粪工”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接下父辈手中的担子,继续从事这个行业。“我们的文化水平不高,孩子们的学历也不高,能有份稳定的工作就不错了。”一位老环卫工说。

 

更多详情请查询:山东公务员考试网(www.sdgkw.org


点击分享此信息:
相关问题相关问题
RSS Tags
返回网页顶部
http://www.sdgkw.org/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38242号-5
(任何引用或转载本站内容及样式须注明版权)XML